星碎K

满月饮血3(吸血鬼狼人设定西幻风)

满月饮血3

西幻风,吸血鬼狼人背景

cp:杰佣

海伦娜失明改为视觉障碍

历史扭曲

以上,避雷警告。





话不多说 开始






 奈布猛的冲了过去,却被男人径直的钳住了握刀的手腕。


“小朋友,结束了。”

“哦?”



本来垂在身侧的右臂在雾中画了个半圈,在雾中带出一片漩涡,瞬时便搭在左手臂上,黑黝黝的枪口对着男人,手指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男人猛的将奈布的手向下一扣,子弹偏离当初瞄准头部的路线,径直的穿透了男人的肩膀,穿过时带走了肩上的一小块嫩肉,鲜血喷溅出,一些溅在奈布的脸上,接着汩汩成流的血液从伤口淌了出来。这是艾玛给他换上的银子弹,比起普通的枪弹定会强上一倍。



经过刚才一击,奈布已经清晰的看见了男人的光洁的面孔,刚刚军刀划过的伤口已经愈合,寻不出一丝痕迹。



看着淌在地上的鲜红的血液,男人皱了皱眉“虽然是我自己的血,但是真的好浪费啊。”



愈合自身伤口,心疼血液,吸血鬼么?



“本来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但是你打坏了我的衣服竟然还划伤了我的脸!”吸血鬼将奈布向后推去,然后迅速的跳到不远处,缓缓地抚平肩上和手臂上的布料折痕,慢条斯理地站起身,看了看衣上的破洞心疼的啧了一声,仿佛对自己的肩上的贯穿伤毫无感觉。“太过分了。”奈布的手一直稳稳地端着大口径手枪,没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吸血鬼的话语根本没入他的耳朵。



“接下来,我们来算算衣服的账吧。”说完吸血鬼从披风下取出一条洁白的手帕按在肩上。鲜红的颜色在手帕上晕染开来。



“小朋友,请多指教。”



话音刚落,吸血鬼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了。奈布没有为这突然的消失动容,只是迅速的从兜里掏出一瓶圣水在身周撒了一圈,收取瓶盖的时候猛然转身,落地一滚,避过身后凌空飞来的攻击。



肩膀上的伤好像没有给吸血鬼造成多大的阻碍,他的身体依然灵活得令人发指,奈布却似乎根本不担心自己找不到吸血鬼的身影,手撑在地上顺势往后翻去,手上的枪对准空当直击。



吸血鬼没想到奈布能够洞悉自己的行动轨迹,并朝着自己必然行进的路线开出一枪,抢尽先机。但吸血鬼远比奈布所想像的要强的多,在感受到子弹在空气中划过引起的呼啸和振动时,吸血鬼已经以肉眼无法判断的频率左右摆动,从空中避开那一枪,在奈布手上的枪尚不及回膛的时候趋身抓向奈布。



手指在寒冷的空气里带起尖锐的呼啸,奈布知道眼前的危机,当机立断的松开手上的手枪,腰上使力直接以后翻的姿势倒向地面,吸血鬼的手指立刻



插在猎魔人的耳边,几丝棕色的发丝被尖锐的刀锋划断,吸血鬼已经近在眼前,奈布却突然伸出手抓住吸血鬼的肩膀,眼看吸血鬼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痛苦神色,心里不由得有些佩服这个很能忍受痛苦的吸血鬼。



但是,他眼神一凌,吸血鬼什么的就该老实待在他们的古墓里直到被只属于自己的孤寂淹没,不该来到这不属于他们的表世界。



奈布趁吸血鬼难得的松懈,屈膝,环臂,扣住吸血鬼的身体朝右一滚。提前撒下的圣水这下起了作用,奈布巧妙地利用吸血鬼持续疼痛的伤口将吸血鬼压在地上,脸颊直接紧靠着圣水。



脸颊与圣水接触的地方发出滋滋的腐烂的声音,白烟慢慢飘了出来融进了这一屋子的浓雾,看着都觉得疼。但吸血鬼却奇怪的没有挣扎,闷不吭声的承受着痛苦。



遭了!



眼看着吸血鬼的身体渐渐的消失变成一团雾溶于浓雾,奈布焦急的猛的一抓,却仅仅捞上几缕白雾,扑了个空。遭了,这下真的遭了。奈布很清楚的明白之前的打斗中吸血鬼还并未下实手,这下子怕不是彻底惹怒他了。



该死的他怎么忘了!艾玛曾经跟他说过,吸血鬼贵族都会有一个特殊的能力,吸血鬼第一次消失便是突然融在雾里,不会错的,他的能力,隐身于雾杀人无形,这一屋子的雾不是为了别的,正是为了迎合他的能力!从一开始他就被引入了吸血鬼的地盘,他毫无胜算。



身后的浓雾突然化形,吸血鬼直接扣住了他的双手,多年的训练有素使得奈布极快的反应,直接侧身横踢,当接触到吸血鬼的身体时,奈布的腿竟然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打在了一层浓雾上。怎...怎么会...就在奈布愣神的瞬间,吸血鬼提着他,直接将他按在墙上,双手被死死的按在头顶。



吸血鬼凑近奈布,鼻子靠近后颈,用力的嗅了嗅然后抬起头笑着盯着他。“你的血应该会很香。”吸血鬼的脸在眼前突然放大,刚刚的伤痕暴露在眼前,溃烂的伤口正在自动愈合,细胞正自动的连接着组织进行自愈,嫩红色的新肉从伤口长出替换掉腐肉。虽然知道他会自愈,但如此近距离的观看还是让奈布心里小小的惊诧了一下。



吸血鬼由两只手改为一只手按住奈布的手,奈布用力扭了扭手腕发现挣扎无望也就松了力气,看着吸血鬼,等着他的下一句话,吸血鬼的另一只手抚摸着奈布的颈动脉,鲜活的生命力在里面涌动,血液一下又一下的脉动,吸血鬼舔了舔唇。“小朋友,为我奉献一些血液吧。”吸血鬼笑弯了眼,狡诈的像个吊眼狐狸。



“我没记错的话,吸血鬼无法控制自己吸血的欲望吧。”奈布明亮的眸子含着满满的怒意瞪着吸血鬼“呵,一些?我这一身的血也不够你喝的吧。”



吸血鬼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你对里世界很了解。随身携带圣水,子弹甚至是银制,但又没有猎人那么专业,你是谁,怎么知道这些事的。”吸血鬼语气不善,说出的话也并非疑问,而是命令。



“关你屁事,呃...”颈间的手缓缓收紧,仿佛被剧毒的蛇绞了首,呼吸困难。



“小朋友还是不要学这种粗鲁的话。”



“杰克!!!是你么!!!”兴奋而又惊喜的声音从两人的身后传了过来,接着是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愈来愈近,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



吸血鬼松开了勒住他脖子的手,新鲜的空气涌进鼻腔,奈布大口大口贪婪的呼吸着,窒息的感觉可真是....太不妙了...



“地上有一圈圣水。”吸血鬼头也不回的喊了一句,那透着愉悦的脚步声就像按了暂停键戛然而止,随后便传来了一声不大不小的“我去。”



“裘克,你要是再说这种粗鄙的话,你就自己招待外面表世界人类吧。”



“哦,好吧,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那人瞅清了圣水然后一高蹦跶过来,然后又啪嗒啪嗒的跑了过来。“哪来的圣水啊?外面那些人不是雇佣兵么?”



吸血鬼,也就是那人口中的杰克,撇了一眼站在身旁的红发男人,然后向奈布抬了抬下巴,“这个小朋友的。”说完,杰克从上衣口袋里捏出一个小小的圆东西“他的子弹也是银制的,但是并非猎人的专业猎魔子弹,普通银子弹罢了。”


裘克一把将弹头抢到手中,用食指和拇指小心翼翼的捏了起来举到眼前细细查看。如同铁锈的斑驳血迹映在上面,裘克突然像发现了宝藏的小孩子一样,兴冲冲的把弹头怼到杰克眼前,“你的血?”裘克更兴奋了,“你被打中了?!”



得到杰克肯定的答案后,他无声的笑弯了腰,露出了人类形态下的小虎牙,然后发出了如同鹅叫的奇怪笑声“哈,哈,鹅呵呵呵呵。”奈布敢说,他清楚的看到了杰克的脸变黑了,奈布在心里开始默默计算起这两个吸血鬼内讧起来然后他趁机溜走的可能性。



裘克又指了指奈布“你被这个小矮子给打了?!啊哈哈哈哈哈....”

“谁TM是矮子!”

“裘克。”

两声抵抗,裘克却毫不在意。

“杰克几百年不见你怎么变这么弱了啊哈哈哈哈哈!”

“.....”



奈布发誓,所有叫过他小矮子的人现在都已经在土里变成一抹灰了!!但是他现在更想看看这个杰克会做什么,毕竟他的脸已经黑的像碳一样了。杰克不语,只是淡淡的看着裘克,本来黑色的眸子一点点晕染上鲜红。



“杰克,我错了。”

呵,真男人从来都是能屈能伸。








爆字数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满月饮血2(吸血鬼狼人设定)

满月饮血2

西幻风,吸血鬼狼人背景

cp:杰佣

海伦娜失明改为视觉障碍

历史扭曲

以上,避雷警告。

 


话不多说 开始




已经三天了。

奈布抬起头望了望远处的钟楼,月光的照应下,勉勉强强看到了指针。三天前的这个时间,他们的小组就已经在这里守着了。

奈布上下打量了他不吃不喝待了三天的这个小角落,到处灰扑扑的,好像几百年没人打理过一般,一个小小的蜘蛛在墙缝中吐着丝,身体摇摇晃晃的,好像要坠下来,身后是一小片刚刚织成的网。

啧,真脏啊。

强迫自己不去注意那些恶心的东西,转过头,继续重复这三天做的事。

奈布紧紧的盯着正门入口,这栋建筑是间会议所,经过检查,前后只有两扇门,没有地下通道,建筑仿照欧式风格,房顶为锥形,无法逃脱,所以,敌人若是想离开,就必须走这前后两扇门。

后门有自己的队友守着,奈布相信他们,一定不会出差错,自己守着的这边也没有那个红发男人的身影。

三天里,门外值班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却也不见门内的人有所动静,从未有人进去,也从未有人出来。

难不成他还能凭空消失?

“所有人,准备行动。”本次任务的队长的声音不大不小的从通讯器中传了出来,老旧的通讯器发出吱啦吱啦的声音,就像砂纸磨在墙上。

现在...吗?有些操之过急了吧。奈布再次看了看钟,凌晨二点,整个城市都还处于沉睡中,黑色的天空如同幕布一样笼着整个城市,夜晚,的确适合奇袭,但敌人在暗处且位置不明确,又因为夜晚光线不足,很有可能会被对方反将一军,虽然说第三小组都是廓尔喀佣兵中的精英,但是这种险没必要冒。

奈布皱了皱眉,手上却开始了动作,廓尔喀的弯刀被插在大腿外侧绑上的刀鞘中,拔出腰后侧的别着的手枪,卸下弹夹左右查看,检查弹管,一切准备无误,只差队长的一声令下。

奈布很清楚的知道,这个命令是错误的,但他也清楚的知道,质疑上头的命令是错误的,作为一个雇佣兵,他有一个原则。

对于上方的命令,无条件的服从。

这时,一个男人的身影进入了奈布的视野,他正与门口的侍卫交谈着。

男人穿着深蓝色西装,西装上衣是单排三个扣子,但是领子较狭长,其基本轮廓可看为倒梯型。并且相比其他人的西装,这个人的西装面料很明显的会厚上一点。这种样式,典型的英式西装。在与侍卫交谈之前他的双手放在上衣兜里,当他开口讲第一个字的时候,双手已经礼貌的从口袋中拿出。是英国独有的绅士风格。

奈布可以断定,这个身材高挑的男人是个英国人。

英国人为什么会在东印度?而且,他的脸色也过于苍白了一些,简直.....不像是个正常人。

他一定有问题。

“行动。”

一声令下,树木发出索索的声音,几片落叶飘飘扬扬,会议所的四周闪过一个个黑影,片刻便安静下来,同时,枯叶缓缓落地。

奈布盯准了那个男人,径直跟着他的身影闪了进去。

男人一直悠悠的走着,奈布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跟着,正当奈布以为是自己判断失误想要离开的时候,男人快步走到了走廊的尽头,按下了墙上一块微微凸起的石块。本来是一面厚实的石墙的地方渐渐从中间水平分开,这竟然有一个密室!

男人抬脚走进了屋子。

奈布探头从门口望进,浓浓的白雾在空中漂游浮动,模糊了他的视线,无法看清室内的情况。

石门在男人跨进屋内后便开始缓缓的合上,奈布蹲在门外,用一秒钟的时间考虑了是否要继续跟下去。

在对地方情况全然不知的情况下冲进去,按道理来讲死亡率高至百分之八十,就是典型的找死,在奈布来看,茫然的前进,是错误的。他应该将全部情况汇报给队长然后等待支援。

开什么玩笑?!时间就是金钱,等待的过程中不知道要错过多少!奈布即刻起身,在石门还剩最后一条缝的时候闪身进入。

对于情报与任务来讲,他自己的性命不值一提。

男人的背影在浓雾中若隐若现,有点像喝醉酒的人一样,摇摇晃晃,不明白为什么,奈布突然想到了外面的那只小蜘蛛,不知道它的网织完了没有。

集中精神,奈布继续隐藏着自己气息,悄悄跟着男人。

眼前浓雾一阵浮动,旋出一弯漩涡。

他不见了?!

奈布皱紧眉头,随即放开自己的五感,他的感知力自幼便优于常人,战场上向外散去,就像一片细密的精神网,在房间里捕获猎物。

身后的空气暗然涌动,几乎是同一时间,奈布猛的转过身,微微屈膝,右手从腿侧抽出廓尔噶军刀,军刀在手中划过一圈,接着侧着刀锋用力的砍了过去。

尖锐的声音伴着闪亮的火花,在空旷的房间内传开,刀刃与刀刃相撞。

仅仅刹那的明亮,男人的样貌清晰的呈现在眼前,更令奈布惊讶的还是那与他军刀相抗衡的武器。

五个锋利的刀片绑在右手五指侧,此时正紧紧的低着他的刀。

奈布微微的偏转刀锋,刀侧映出男人猩红的眼眸,还有他那因为微笑而露出的獠牙,奈布突然想到了艾玛说过的话。

“这个世界上可不止人类一个种族哦!”

还以为小丫头没事在开玩笑呢,没想到是真的。

奈布推测着男人的身份,同时军刀用力的向上划至刀尖,刀与刀一刹间分离,瞬时又在另一处相撞。

男人的力量在他之上,正面突破不可取,

那么.....

用力抵开尖刀,手中的军刀灵活的转了个圈,刀尖冲向男人,狠狠的丢向男人的头,不出所料,他迅速偏头躲过了军刃,同时右手以削断奈布脖子为目的快速的砍了过去。

奈布在一瞬间下蹲,刀刃堪堪略过头顶,闪到杰克身侧,奈布双手背后按在地上用力猛的支起来,全身跃起,脚后跟将飞过男人头侧的刀一把踢了回去。

男人闪躲不及,右侧的脸颊跨出长长的一道口子,红色的血液顺着伤口流下。

直接跃至男人身后,奈布一只手撑在地上,稳稳的落地,从袖口划出一把匕首,保持着攻击的姿势,全神贯注的盯着男人。

“你的动作很不错。”

“那也用不着你来说!”接着,他像一只迅猛的剑齿虎一般,冲向了男人。



让他俩第一次见面就打架是我的错QAQ。




满月饮血(吸血鬼狼人设定)

西幻风,吸血鬼狼人背景

cp:杰佣

海伦娜失明改为视觉障碍

历史扭曲

文笔垃圾

以上,避雷警告。




话不多说 开始




空寂的夜,苍白的孤月悬挂着,无力的照亮那灰黑色的天空。


在这才刚拢上了的夜幕里,树间浮动这几缕薄雾,远处不时传来几声的乌鸦的悲鸣,远处的男人漫步走近,被拉扯的细长影子斜在身侧,风无情的刮着已经奄奄待尽的枯枝烂叶,耳旁不时传来黄叶儿被阵阵凉风凄凉地从树上吹落的声音,影影绰绰,看树枝渐渐变得光秃秃,脚轻轻的落在枯叶上,发出咔吱咔吱的脆响。


“你...你是谁!”


瘫坐在地上的男人慌张的看着面前愈来愈近的人,手脚并用的在地上乱扒着向后狼狈退去,鲜血从他的小腿的伤口汩汩的流出,猩甜的气息占满了鼻腔。


杰克舔了舔嘴唇,长时间未进食已经使他烦躁不已,但耳边男人仍在不停的聒噪的叫喊,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你叫个鬼啊,如果不是因为过于饥饿但还需要保持体力,我一个纯血种贵族怎么会找你这么一个猎物,人类老男人果然又肮脏又丑陋!


本来应该甜美的血液因为这个人而散发着恶臭。


杰克很嫌弃。


杰克很讨厌。


他真的非常讨厌这种老男人。


“啊!”杰克有些饿急了,也懒得继续耗下去,开出血眸,亮出獠牙,二话不说,弯腰凑近男人的脖子,尖锐的獠牙刺入皮肤,一点点的割开了男人的颈部动脉,包含着生命的血液喷涌而出,他一口口的吞食血液果腹,红色的眸子更亮了。


那本在挣扎的男人也逐渐没了动静,失了生气。


咽下最后一口血,杰克舔了舔牙尖,把已经变成干尸的男人推开,慢慢站起身,从兜里拿出洁白的手帕,狠狠的擦了擦手,身为Toreador氏族的公爵,他一向很注重卫生。


并且他需要去去这恶心的气息。


同时他红色的眼睛也褪回了棕黑色,看起来就是一个正常的人类。......好吧虽然他那两米多的身高本来就不正常。


没错,他,杰克,是一名吸血鬼,这不是某个大型hlw电影拍摄现场,今天也不是别人告诉你鞋带开了你却呵呵一笑说我没有鞋带的那个蠢节日,他就是一个纯正的吸血鬼。


吸血鬼是一个古老且非常神秘的种族。知道他们存在的人少之又少。他们没有心跳,脉搏,也没有呼吸,没有体温,没有人性而且永生不老。同时,他们有自己的思想,会思考,会交谈,甚至会受伤和死亡。


人类社会分三六九等,吸血鬼这如此庞大的种族自然不例外,他们总的拥有十三个氏族,这13个氏族分为魔党即魔宴同盟,密党即密隐同盟与中立即中立同盟三大立场。而氏族中分为亲王,长老,领主,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从上至下的地位。


而杰克,则是一位Toreador公爵,Toreador氏族是血族中最富有美感,追求一切美的事务的绅士,他们是玫瑰之氏族。


也就是他为什么如此嫌弃一个中年人类老男人的原因。


不过事情究竟是为什么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呢?杰克不禁在想。


他清楚的记得上次参加Malkavian氏族的宴会,在庭下见到独自一人的菲欧娜时,她与自己说的话。


“人类在接受初拥成为贱民时会失去理智,但他们得到高阶级血液再次新生后会获得无上的智慧”说着,菲欧娜看向了他,她的脸色格外苍白,头发有些乱,深绿色的眼睛犹如深潭,意味不明“这种无上智慧的诱惑与能力是不可估量的。”


“魔党与中立是无法完成初拥的。”杰克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的回答。


“密党是可以的。”菲欧娜抬起头,几缕粽色的发丝随着她的动作垂在耳边,月光笼着她,显得如此无力。“Venture,Gangrel,Malkavian,Nosferatu,Toreador,Tremere,Brujah,杰克你明白么.....”


“菲欧娜领主,时间。”一直站在她身边沉默不语的老仆人突然开了口,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打断了菲欧娜的话。


“好的,我知道。”菲欧娜将发丝宛在耳后,温柔的向仆人笑了笑,态度好的不像个主人。


自己当时不语,目送着菲欧娜离去的背影,却听见了从她那飘来的一句“小心。”


那是杰克最后一次见到她。


杰克深吸一口气,当时他的确没有明白菲欧娜话中的意思,但是在谈话过后不到一月就传出了Malkavian氏族领主失踪的消息他才恍然大悟。


菲欧娜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当时,菲欧娜已经处于完全被动的地步了,那个老仆人足以证明,但她竟还冒着生命危险来提醒自己。


她预感的没错,魔宴同盟已经等不及了,刚得到消息,密隐同盟Toreador氏族的各位公爵侯爵已经消失多人了,一个贵族吸血鬼就这么凭空消失去向不明,就好像菲欧娜,Malkavian氏族领主已经不见,那么魔党对于Malkavian氏族的攻击应该已经结束,下一个,应该,哦不,肯定是Toreador氏族,他已经被盯上了。而魔宴同盟之前之所以迟迟没有动作,应该是畏于他的个人能力。


雾隐,隐身于雾,杀人无形。


但他们好像决定对他下手了,在伦敦的时候,不论是在繁华的大路上,还是圣洁典雅的教堂,还是餐厅,又或者是他杀人的妓院,都会有那么两道阴森寒冷的视线直勾勾的注视着他。


他可接受不了这种监视,那种全身上下被人仔仔细细的观察,就好像被扒的一丝不挂丢在人前一样,想想就一阵恶寒。


于是杰克逃来了印度,但是随便找一个野男人进食,是迫不得已的。


但是此时此刻,他需要一个新的身份来隐藏自己,避过这阵风头。


杰克看了看地上的男人,哦不,干尸,又看了看手上捏着的手帕,放弃了把手怕收回来的想法。


他记得有个人好像近世纪在东印度发展,说是要找一个强壮的廓尔喀人完成初拥,为他效力,然后带在身边为自己所用。


那么要一个新身份不算为难他吧。杰克的嘴角上扬,要作怪的心情隐藏不住。


看来他要去找那个小疯子帮忙了。






此时身处东印度的裘克打了个喷嚏。

裘克:有人想我了??



以上关于吸血鬼的所有资料以及各个氏族名称均来自百度。






猫主子的睡姿真的是应有尽有啊,一个个的仗着柔韧度好就各种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